快雪时晴

跨年,迎接2015的总结

今天是2015年1月1日

从2014跨到2015,我在寝室的床上刷着淘宝度过了。

回想一下初中高中是没有跨年这么个说法的,每年12月31号,我们都草草的结束联欢会,放假回家欢庆新年。那时候的跨年也顶多是看看联欢晚会就过去了。

真正开始跨年是到zju开始的,到帝都才发现我浙的活动真心相当多彩。大一的时候大家都还在忙社团,怡宝和咩咩都在丹青学园学生会,到12月除了忙寝室四只过生日以外,就是忙跨年晚会。

第一年的我们并没有去围观文广的全校晚会,而是在丹青这个院子里度过。那时候我还很不能适应杭州阴冷的冬天,在外面站一会就忍不住跑回323取暖,顺便开着电脑看两眼网上的晚会。快12点的时候晚会到达高潮,我又一次跑到楼下,和大家一起等2010年新年的到来,在大家互道新年快乐的时候,我惊喜的发现居然还有烟花。那一年我羡慕帝都的大家可以经常聚会,一起跨年,那一年我在杭州还很孤单。

后来几年都是在文广度过的,身边的人来来往往,随便参加几个小活动,去风味吃点饺子,然后等到12点和大家一起倒数,听校长祝大家新年快乐,一起在烟花中散去。3年的记忆重重叠叠已经模糊,好像有一年在结束之后还去放了孔明灯,有一年节目安排的有点紧凑所以主持人在11点55就开始凑词一直凑到12点,有一年12点后的节目也很精彩,一首三天三夜唱的场下全都high了起来。在跨年之后回到寝室都快1点了,往往还兴奋的睡不着,和大家各自在被窝里短信聊天互道新年快乐。

13年的夏天我离开了紫金港,快跨年的时候突然觉得很惶恐,一个人的帝都让我无比寂寞,最后勾搭着小伙伴一起跑到上海跨年。见到久违的小伙伴无比亲切,虽然在石库门的咖啡店外面等了2个小时,最后乌龙的发现新天地并没有倒数的活动,不过和大家乱侃玩真心话大冒险也让我完全没有遗憾。

2014年,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大家的离开,不论是去香港的妹子还是去美国的妹子,还是留在大陆的妹子,好像都不会在我生活中经常出现。可能到了第二个本命年大家都有很多新的轨迹,在我在帝都彷徨迷茫的时候,有的小伙伴开始了第一份工作,有的小伙伴开始了新环境的生活。今天有个老朋友说他见到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我觉得说的有道理,今年我没有跑到有小伙伴的地方跨年,自己安安静静在实验室过完了最后一天,然后回寝室睡觉,但后来想了一想,我还是14岁的时候那个渴望朋友陪伴的我,还是会因为分离而长时间的难过,还是会默默希望老朋友能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生活中,还是会傻傻的过日子在很久之后才明白很久之前的感受。

新年总是有很多愿望,目前最想说的是,新的一年,希望能接受自己,接受现在的自己,接受这个不太能改变的自己。

谢谢一直主动联系我的小伙伴们,真的很开心能听到你们的声音。

新年快乐!

评论(3)
热度(1)

© 快雪时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