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雪时晴

【王杰希中心】【微叶王】我死之前

好足量的更新!!

看到没内力的叶修突然就被虐到了,不过看到这么着急的王队有种很奇异的感觉啊,坑大眼什么的叶修最顺手了23333,越亲近越顺手

荆:

无存稿无逻辑无坑品的三无产品。。。想写多少写多少,写了多少更多少~所以, @yuxiaoqing.kid 爆字数了哦~~


警告:第3节有非主要人物死亡。

3.

那篇檄文影响之大令人侧目。且不说嘉世一直是江湖名门,作为其首徒的叶修手持战矛却邪即便不是一时无两也是难逢敌手,如今叶修叛出师门,武林多方人士众说纷纭,各种谣言甚嚣尘上。不过,有一件事是毫无疑问的——

 

邱非死了。

 

嘉世宣称死于叶修之手,这也是叶修被驱逐的导火索,而嘉世虽未发出绝杀令但也声明定会清理门户还江湖各众一个公道。

 

王杰希对于这个叫邱非的后辈印象不深,他没有见过邱非,只听闻叶修提过几次,因为与叶修一样以战矛为武器,两人多有切磋,似乎是个有天赋而且勤奋的人。

 

王杰希本有些被檄文触目惊心的措辞惊到,但在听闻邱非的死讯之后反而有了笃定的判断。

 

叶修不会杀邱非,既然已经有一个谎言,那么其他的所谓“公道”下的真相也并不可信。

 

时间就从收到那篇檄文开始算起,嘉世所在的莫言山到药师谷如果是平驿大概需要三天,考虑到其时已入冬,还下过几场雪,以及各方的消息汇总和传递,王杰希皱眉,也就是说,这应该是六七天之前的事情了。

 

而那之后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再没人见过叶修,也没有任何关于他的切实消息。

※※※※※※※※

    全明星周末第三天,只有一个活动,那就是全明星赛。

 

整个过程中王杰希一直顺势而为,黄少天偷袭的时候拦了一下,周泽楷打过来的时候避其锋芒退了一步,周泽楷去打邓复升的时候又给邓复升搭了把手,没有拼命不过也没有划水。直到局势不妙自己被拖出来和苏沐橙单对单,本是难得任性的再现了更自由的魔术师风格,但是苏沐橙,那个一直站在那个人身边,只要默默的依附在一旁就能满足了的苏沐橙,居然打得出人意料的强势。

 

就像那一次,他赶到的时候,席地而坐笑容无奈却又隐含怜惜的叶修,还有,稳稳立于叶修身前,带着前所未有的戾气和杀意的苏沐橙。

 

王杰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退场的时候步伐就有些迟了。而微草的其他人看队长若有所思的样子当然没有人敢上前打扰,等他绕过选手通道时居然正好撞上了围攻唐柔她们打探叶修状况的记者群。

 

王杰希略微侧身准备从旁边的通道出去,但是突然瞥到了站在唐柔身边的那个姑娘。

 

之前跳高赛的时候也是她和唐柔一起,当时王杰希的注意力不在赛场上所以也没意识到,现在距离近了仔细看看,长相倒是漂亮清纯,不过王杰希的重点在于,他见过这个人,或者说,他见过曾经的这个人。

※※※※※※※※

天气愈发寒冷,王杰希在止不住的猜测和不安中愈发的沉默,那是他记忆中最为漫长的一个冬天。

 

而那辆马车,就在年尾最冷的那几天,到达了药师谷。

 

其时王杰希正和方士谦在内堂议事,袁柏青手里捧着什么凑过来。王杰希和方士谦停下交谈不解的看向他。

 

“这是…给王师兄的拜帖。”

 

王杰希接过拜帖翻开,这种时候,会是什么人?

 

称呼是“敬备微草门下王杰希”,正文居然就是“有要事相商”,王杰希挑了挑眉,再看向落款,“兴欣武馆馆主陈果。”

 

王杰希和方士谦面面相觑,在对方眼里都看到了疑惑。

 

王杰希放下拜帖,“递帖子的是什么人?还说过什么?”

 

袁柏青略有些尴尬,“是个姑娘,她说受人之托,一定要见到王师兄。”

 

王杰希略微思索了一下,“这种时候进山,应该是真的有事,”王杰希抬起头征求意见似的看向方士谦,“就见一见吧?”

 

方士谦却显出饶有兴趣的样子,“好啊。”


 

4.

王杰希和方士谦一同前往偏厅候客,由袁柏青引着进来一位姑娘。

 

那姑娘容颜俏丽,但神色间有些憔悴和疲惫,王杰希心下了然,这种时节,不知道她从何而来,但路途想必是极为不易。

 

而方士谦,既然人家已经说了是来找王杰希的,就安静的立在一旁默默观察。

 

王杰希走上前。

 

“姑娘如何称呼?”

 

这姑娘有些莫名的一抬眼,“叫我陈果就好。”

 

王杰希停顿了一下,没有回话反而吩咐旁边,“看茶。”

 

并探手示意,“馆主请坐。”

 

原来这姑娘就是所谓兴欣武馆的馆主…

 

陈果也不客气,让坐就坐,还顺手端起刚送上来的那杯茶,试了试温度,一饮而尽,然后长舒了一口气。

 

王杰希看出这姑娘似乎是奔波许久,刚到目的地要缓一缓,所以他和方士谦都安静的各自坐下,王杰希也端起了茶,但没像陈果一样一饮而尽,只是一边用指腹轻轻的摩挲着温热的茶盅,一边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陈果。

 

陈果歇息了一会儿抬头望向王杰希和方士谦,分别看了看他们俩:“你们两位,谁是王杰希?”

 

“我是。”

 

“那这位是?”

 

“在下方士谦。”

 

陈果状甚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略有些迟疑的开口,“我要说的事情,只有你们两位能听。”

※※※※※※※※

记者们的采访唐柔避重就轻三分真七分假的居然糊弄的很妥帖,陈果听着心下稍宽不觉就有些走神,东张西望正看见了也正望着她的王杰希。

 

两人四目相对,王杰希居然微微勾起嘴角点头对她笑了一下。

 

这一笑,陈果反而有些拿不准了,他应该不认识自己才对啊?不过眼角一扫边上的唐柔陈果又恍然,她当然知道王杰希想挖走唐柔那件事,陈果单纯的将这个微笑理解为看唐柔面子的客气。

 

陈果不知道的是,和唐柔无关,那是一个感激的笑容,虽然类似的背叛再一次发生在那个人身上,还好,同样的人也再一次陪伴在了那个人身边。

※※※※※※※※

王杰希虽然对这姑娘的神神秘秘有些无奈,但既然见都见了,就不妨听听她到底要说些什么。

 

“馆主这边请。”王杰希侧身让了一下然后走在前面带路。等三人都在内堂落座,陈果终于开始了她的讲述。

 

“我父亲早逝,兴欣武馆是我从他那里继承的,位置呢就在莫言山脚下,对,王…兄,就是嘉世所在的莫言山。由于嘉世的缘故,莫言山全民尚武,所以我们武馆生意还不错。

 

那天下了很大的雪,我们武馆来了个人说看我们招小工他愿意来做个打杂的,我看他个子挺高但脚步虚浮,而且脸色很差,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们好歹是个武馆,其实我是不太想招他的。

 

不过…我看他那样子也怪可怜的,哪里可怜?我说不好,就好像,好像死死的扛着什么不能放下的东西,压抑得喘不过气…虽然他冲着我笑,虽然他信誓旦旦的说他挺勤快的小工肯定能做好,但王兄你若看见他,而且天那么冷...好吧,你不会可怜他,随你怎么说。

 

我问了他的名字,留下了他。他说,他叫叶修。

 

是他自己亲口说的,其实我当时和你们一样震惊。虽然我不能说是武林人士,但好歹也是个开武馆的,还就在嘉世门口,我当然知道嘉世的弃徒叶修。

 

说起来,嘉世的弟子我曾见过几次,但都是远远的望过去,而且一般人数都不少,所以我是真的不确定他是不是叶修。什么?没有,没有却邪,我听说过那柄大名鼎鼎的战矛,虽然我不一定能认出来,但他到我这儿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

 

这反而让我更有些担心,他看起来是有点像逃出来的,而且那篇檄文我也看过,说得很吓人的样子。

 

说到底,也许只是一时心软吧。”


 

 

5.

“他留了下来。其实是像他说的那样,他是个不错的伙计,人算勤快,待遇也不挑,让他住哪儿就住哪儿,给他什么就吃什么…不是,方士…方兄我并没有压榨他,啊没有,我不是…方兄你…好吧,我继续说。

 

直到有一天宏泰的人来踢馆。是…我们两家武馆是竞争关系,那个马沉毅找茬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后来,对…王兄你猜对了,他们打伤了我们武馆的弟子,连我也不是对手,然后叶修一个一个单挑,全胜。虽然是全胜但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压倒性的胜利,似乎就是中规中矩可输可赢情况下的一次胜利而已。

 

但是他连胜八场,随便谁也看得出他有多游刃有余。

 

他打完就跟我说要离开…对,我没有王兄你这么敏捷,我当时没想到他这样出风头,可能是有人要找上门来的,我只是被他的身手震惊,还想着不让他当小工,当我们武馆的武师好了…额…见笑了,后来我才反应过来,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叶修。

 

我把我的想法跟他说了,他当时有些惊讶,然后就笑了。笑得很…无奈。他说:‘先不管我在这儿给你当武师指不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馆主,你是真没看出来,我现在只有招式没有内力?’”

 

“格格——”王杰希的椅子因为被他死死按住扶手发出不适的声响,“你说他——”

 

陈果点点头,“他跟我说他单挑那八个人是赢在他招式精妙且能料敌机先上,大部分内劲的比拼他都能避过,避不过的就只好硬抗了。”

 

王杰希脸色苍白,“那他现在——”

 

“他还在武馆,他有旧伤要调养,不能长途跋涉,所以只好拜托我来找你。”陈果说着取出一张折好的纸递给了方士谦。“他说反正要来找你,顺便带些好点的药回去。”

 

陈果有些不好意思,“他自己拟了张药方,这上面有一些药材只有你们药师谷有,还想请方兄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错漏之处。”

 

王杰希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方士谦。

 

方士谦冲他笑了一下没说话低头看药方。

 

“他还有话要带给王兄,”陈果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照实说。

 

王杰希抿了抿嘴唇,难得看上去有些紧张的盯着陈果。

 

“他说…”陈果停顿了一下,“‘告诉王杰希,如果他能带着药来找我,我们还能见一见,如果不能,让他支笔钱给你,我的身后事总不好让馆主你破费。’”

 

王杰希嘴角抽搐了一下,而那边方士谦捏着药方的手因为憋笑抖个不停。

 

“咳…”方士谦清了清嗓子,“杰希你整准备一下和陈馆主一起走。”转头面向陈果,“本来这也不是我们微草的待客之道,但我这师弟应该是满心满意都担心有人找叶修的麻烦,所以我就不留馆主歇息了。”

 

陈果点点头,欲言又止。

 

“至于这个药方——”方士谦笑着扬扬手,“他这水平也有点不行,还好我能明白他的意思,我改一改然后药材什么的我去清点一下,一个时辰后你们就出发吧。”

 

王杰希盯着方士谦离去的背影,眼色忽明忽暗。陈果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接着王杰希轻咳一声转头面向陈果。

 

“劳烦馆主为叶修奔波,馆主大恩,在下没齿难忘。”说着就要下拜,陈果下意识的去拦结果搭上手却止不住王杰希的这一拜,只好收回手又有些慌乱的摆了摆。

 

“不用不用,毕竟他是为了我们武馆的事才可能被人找到的。”

 

王杰希直起身,神色郑重的摇了摇头,“馆主既然收留了他,维护武馆就是应该做的,我相信叶修也是这样想的。”

 

一个时辰后王杰希和陈果与方士谦在谷口告别。

 

“杰希,我对外就说你回乡探亲了。”

 

陈果瞪大眼睛,指指自己又指指王杰希,“我…他…”

 

方士谦笑了笑,“没事没事,他们都不认识馆主,影响不到馆主清誉。”

 

陈果郁闷的闭上嘴,回身钻进了马车。

 

方士谦收起笑容,盯住王杰希的眼睛:“万事小心。”

 

王杰希点点头,翻身上马,对为陈果赶车的伙计一点头,“我们走吧。”

 

走出几步王杰希回头望了一眼,他看到方士谦冲他挥手,也看到药师谷白雪皑皑的山道。

 

他当时并不知道,有生之年,他再也未能踏上药师谷的土地。

TBC


评论
热度(28)
  1. 快雪时晴 转载了此文字
    好足量的更新!! 看到没内力的叶修突然就被虐到了,不过看到这么着急的王队有种很奇异的感觉啊,坑大眼

© 快雪时晴 | Powered by LOFTER